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二卷 过河卒 第267章 我为王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二人情谊不可谓不厚,同举孝廉,同为郎官,第五伦被捕入五威司命,还是景丹组织人手为他喊冤。

但时过境迁,景丹还是只肯叫第五伦“将军”,未以伯鱼相称。

大军在栎(lì)阳城外驻扎,第五伦戎装在身,在亭舍中与景丹把酒言欢,只道:“孙卿,你我几年未见了?”

景丹回忆道:“自天凤初六年,我去朔调郡做官,而将军辞去郎官时起,至今已经快五年了。”

五年,已经不是“物是人非”能够形容,简直是百川沸腾,山冢崒崩,第五伦的身份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在常安难以立足的小孝廉,成了威震一方的诸侯。

唯一不变是,他还是难以在常安立足。

景丹变化也很大,过去他是文学掾,刀笔吏,偏文质,还有点微胖,但今时却好似被北国的寒风之刀削过似的,瘦了一整圈,整个人也英武了许多,腰间的刀亦不再是摆设。

第五伦打趣:“上谷有五畜之利,孙卿莫非是少吃了肉?”

景丹笑道:“塞北的风寒,我在那做官,每逢胡虏入寇,没少跨马击乌桓,退匈奴。”

“而此番奉耿公之命归来,跋涉数千里,先从上谷到代郡,而后是雁门、西河、上郡,花了足足两个月,几乎要将半个并州都走遍。”

他拍着大腿指给第五伦看:“看我这髀肉,都消了!”

两个月,也就是四月中,恰逢第五伦西来关中的时候啊。

“可惜孙卿迟来了半月。”

第五伦道:“还记得你我为孝廉郎官时,目睹这朝廷种种荒唐不平事,亦曾扼腕叹息,却无能为力,可现在……”

他手往上一抬,笑道:“再不用受这恶气,这腐朽的新室,已被我一举掀翻了!连王莽也赶走了!孙卿,痛不痛快?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gaysay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