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/> 由网友提供。基友书屋提供《湖中公子》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:在线阅读。"/>
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深衣一路推着陌少回了湖心苑,没有再受到任何阻拦。

好容易到了屋里,深衣正要开口道谢时,却见陌少以一种旁人所不常见的姿势折下身去,看起来就像要自己把自己的膝盖吃掉,状极痛苦。左手一指在上,四指在下,夹住了自己的膝关节。他用力极大,指根骨珠颗颗小山样凸起,鹰爪一般。拇指来回压拨着膝上那块可以活动的髌骨,汗水涔涔而下,很快地面上就湿了一小片。

深衣和那老舵手在一条船上很多年头,知道犯痛时心烦意乱,再好脾气的人也会变暴躁,更何况是本来脾气就不好的陌少……

所以她只能默默地站在旁边,等他慢慢缓和过来,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。

老舵手喜欢喝酒,明知道喝酒后腿会更疼也要喝。

他说,我好端端地活了这么多年,这辈子已经值了,疼就疼去吧。人活着图个欢喜,掌舵、酒、女人,人生三大欢喜事,若都不能想做便做了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当时幸好捉去的人是我,倘是那些年轻孩子,落下了这种毛病,这辈子还有什么欢喜可言?

深衣不知道陌少的欢喜事是什么。来了湖心苑这么久,从来没见他欢喜过。照老酒鬼说的,自他救下陌少之日起,便不曾见他开心笑上一笑。

她认识的男人已经很多了,大略男人的欢喜事,也就那么些。陌少断了腿,自然能做的就更少了。

他的日子比白开水还寡淡无味。

只是让深衣很奇怪的是,虽不见他欢喜,却也不见他消沉。那些身残之人所常见的自卑,除了那日一句“配不上”,也并不曾在他身上频繁地流露出来。

他似乎在为某一个目的很执着地活着。

并非是“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”那种面对生死的淡漠,而是很顽强地谋求生存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gaysay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