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六百一十八章 谷贱伤农?不会的,那可是赚钱的机会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事实上,在大明各地的很多胥吏家族,多年来也是通过各种方式巧取豪夺,侵占了大量自耕农田地,迫使那些失地农户变成了他们名下的佃农。

而这部分人群由于手握地方官府征收租赋的权利,所以根本不可能让自己的田地上缴税赋,只要朝廷加征,那他们就会相反设法把重担强加给普通农户,从这些平民身上重复征收来完成派下的税赋数额。

在年年岁岁反复挤压下,会使得更多的农户为缴税而不得不变卖田地,那些贪得无厌的胥吏就会让牙商出面,趁人之危、压低价格收购农户的田地,从而逐步变成了当地的大户。

打个比方,比如某县户房司吏名下有一万亩不交租赋的田地,有一百户佃农在为其劳作,按每年亩产一石来计算,这万亩田地便可有一万石的收成,刨除给佃户的口粮,那也会落下最少七千到八千石的粮食。

这些粮食就算按照现在的五钱银子的市价来计算,假如全部出售的话,也会有三千到四千两银子的收入。

在一年两熟的江南地区,每亩一年可不止一石的出产。

而如果按照士绅一体纳粮来征缴的话,那这些大户便会要上缴九百两以上的银子。

与这笔巨款比起来,每年年底的勤政银、养廉银翻翻也不过是六十两而已,将来退休后每年的养老金也不过是每年一二十两,这笔账到底吃亏还是赚便宜还不是一目了然?

当然了,一万亩那是极端个例,除非其家族势力很大,不然的话,胥吏的身份终究是一种限制,没有那么大本事能攒下如此的财产。

朱由检估计,家中有两三千亩的胥吏应该不在少数,这部分人将极有可能成为改革的巨大阻力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gaysay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