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九章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一夜风雨,吹坏了满院的紫嫣红。待得鸡鸣啼出破晓,畅情肆虐的自然之母才收起她的震怒,淡淡转为飘然洒下的雨丝。

绕珍推开袁宅大门,探望着山路上的横石断木,突然心有所感地吟道: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「是吗?」袁克殊尾随着未婚妻步入哀鸿遍野的庭院外。「第一,昨夜的雨势绝对不『疏』。第二,咱们似乎没饮酒。第三,我的院子里不种海棠,因此你的诗性抒发得完全不符合实际。」

绕珍很想揍他。「拜托!我试图表达心中忧愁多感的情绪,你就不能随随便便算我过关吗?」

崇尚实用科学的男人就是这副德行,一点儿浪漫细胞也培养不出来。

「抱歉、抱歉。」他谦虚地颔首认错。

风暴的脚步虽然歇息了,斜风细雨依然飘落一身湿。

两人大致上巡视了袁家和隔邻叶宅的外观,确定台风没有造成太大的灾害后,决定回家先填饱肚皮。

「走吧,老妈应该熬好清粥了。」绕珍的空胃咕噜响。

她已经很习惯出入以袁宅为大本营,饮食则回自个儿家里打秋风。

扑噜扑噜的汽车引擎声忽尔远扬上山。

这可奇了,台风过后的一大清早,还有游客存着这等游山的雅兴。即使如此,健行步道也在别墅区外环呀!

是谁呢?两双好奇的眼停顿于车道彼端。

半晌,吃力攀爬上山路的出租车出现在坡道的顶点,也载来他们满心疑问的正解。

灵均推开车门,跌跌撞撞地跨出出租车。司机老大掉个头下山去。

「表妹?」绕珍轻叫。

她怎么看起来失魂落魄,一脸撞邪的衰样?

「灵均。」袁克殊扬起关怀的呼唤,开始接近小姻亲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gaysay.com

(>人<;)